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方以南

眺望时光消失

 
 
 

日志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为《改革:新经济政策向何处去》作序:以智识参与改革进程  

2014-01-15 13:46: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为《改革:新经济政策向何处去》作序 - 王尔德 - 南方以南
  

以智识参与改革进程

 

郑永年(作者为新加坡国立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这些年来,我一直致力于中国改革的研究与思考。中国改革,无疑是过去五年和未来五年最受人关注的全球性公共议题。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下一步怎么改革,这不仅涉及中国往何处去的重大命题,还将深刻影响到未来全球的政经格局。

今天的中国处于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无论是2020年达到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还是2030年完成工业化的任务,当下的改革路径都具有决定性作用。然而,关于中国怎么改革,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社会,众说纷纭,甚至出现了根本性的方向性分歧。尤其在国内,各种思潮在游说,各种力量在较劲。这是一个非常混乱与喧嚣的时代。

因此,我在大陆出版了一系列关于改革的读物。在我的研究过程中,我也经常关注媒体关于改革议题的分析与讨论,其中的一些文章也是我的鲜活研究素材,并给我以不少新鲜的思路刺激。

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结识了不少关注改革的年轻的时政记者。其中,王尔德是让我印象深刻的一位年轻朋友。在我和王尔德第一次见面的场合,东方出版社的出版人许剑秋先生曾经说,王尔德和他都是学法律出身,所以对我提出的改革框架与路径,理解起来很容易,并容易形成共鸣。

事实证明,这种判断是正确的。在接下来我与王尔德的访谈中,这种判断得到了印证。我们就改革的话题做过多次访谈,有时是在电话采访,有时在面谈。他的法学专业背景,以及缜密的逻辑思维,让我们的交流和合作都很愉快,很多时候有一种相互启迪的意味。也许,这也就是人们所说的采访与受访相互助益的共赢局面。

直到他把他的书稿《改革:新经济政策向何处去》发给我时,我才发现,他在过去三年竟然做了如此丰富的改革访谈记录,主题不仅包括政治改革和经济改革,还涉及社会改革、文化创新以及国际关系等多个领域。

难能可贵的是,他的采访对象除了经常在媒体露面的学者,还有一大批现行体制内部的官员。我们都知道,这一个群体由于纪律或者环境原因,大都不愿意在媒体上抛头露面。

王尔德采访了多名位部级官员,想必是费了很多常人看不到的周折,好在功不唐捐。这样一种不屈不挠不卑不亢的采访经历,我相信,将成为这个年轻人生命中的一笔宝贵财富。在这样一个社会浮躁、媒体更浮躁的时代,逼近核心消息源的政经访谈,也为我们留下了很重要的时代档案。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在即,一轮波澜壮阔的新改革或将开始。无论是对研究政治的学者,还是对报道时政的记者来说,这都是一次难得的历史机遇。我们不仅是改革的见证者,更要以自己的智识参与甚至塑造改革的历史进程。

因此,我愿意与王尔德有更多的合作,也期待他能做出更多关于改革的出色访谈。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