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方以南

眺望时光消失

 
 
 

日志

 
 

中国监察学会常务理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任建明:“建设廉洁政府需要制定中长期战略和时间表”  

2013-03-16 17:33: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epaper.21cbh.com/html/2013-03/15/content_61718.htm?div=-1

 

本报记者 王尔德 北京报道

    在1月下旬召开的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党中央提出全面推进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制订《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2013-2017年工作规划》并抓好落实。

    “该规划是我国制定的第二个反腐专项规划,它将给今后5年我国的反腐工作提供宏观的指导。”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任建明对本报分析,“但当务之急在于,决策者需要下决心,制定反腐中长期战略,明确可以实际测量的反腐败目标和较为明确的时间表,拿出几个关键对策,否则反腐败形势持续严峻的现象难以扭转,建设廉洁政府的总目标难以实现。”

    作为反腐领域的学者,任建明曾于去年11月30日,应邀参加了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召开的8专家学者座谈会,并对我国未来的反腐倡廉工作提出了三个方面的对策与建议。

    反腐应有战略目标

    《21世纪》:您如何看待我国面临的腐败形势?

    任建明: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一些领域消极腐败现象易发多发,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反对腐败、建设廉洁政治,是党一贯坚持的鲜明政治立场,是人民关注的重大政治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就会对党造成致命伤害,甚至亡党亡国。……消极腐败危险更加尖锐地摆在全党面前”。十八大报告将腐败问题提高到了亡党亡国的高度,也坦承“危险更加尖锐”,足以说明腐败问题的严峻性。

    就我个人的观察,经过多年的发展蔓延,腐败已经渗透到了体制的深层,腐败蔓延的范围日趋广泛,腐败情节日益严重,治理的难度当然也越来越大。

    这种局面提示我们必须进行深度反思,为什么我们所做的大量反腐败工作却没有取得预期的、应有的效果,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应该做出何种改变?

    《21世纪》:为什么腐败治理难度越来越大?

    任建明:原因比较复杂,但一个具体的又比较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没有明确的反腐战略目标。党中央在2005年出台了《建立健全教育、制度、监督并重的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实施纲要》(以下简称《实施纲要》),这是指导我们反腐的一个纲领性文件。《实施纲要》的“主要目标”是要“到2010年,建成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基本框架。再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建立起思想道德教育的长效机制、反腐倡廉的制度体系、权力运行的监控机制,建成完善的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但不难发现,这个“主要目标”实际上不过是反腐的手段而已,并不是反腐的目标。《实施纲要》也没有明确构建这个完善的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的目标是什么。如果没有目标的话,不可能引领整个反腐工作,容易产生从工作到工作的形式主义毛病,这就导致我们对成绩估计过高,而对于存在的问题和差距重视不足。

    《21世纪》:据悉,目前中央正在制定《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2013-2017年工作规划》。您如何看待新规划的内容?

    任建明:这是我国的第二个反腐五年规划。为了落实《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实施纲要》,此前曾有《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2008-2011年工作规划》,但从实施效果来看,并不理想。为什么?因为目标很模糊,并不清楚。实际上,反腐成效,不论是腐败程度还是人们看待腐败问题的态度,都是可以量化测量的。即使没有这些测量,也可把透明国际的国家清廉指数(CPI)作为一个参考指标。CPI从1995年发布以来,全球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得分是稳定在8分以上的。如果以CPI稳定在8分以上作为把腐败控制到一个低水平的一个标准,那就可以看出我国的差距。2012年我们还有4.1分的差距,以此标准来看的话,容易看清我们的差距。

    十八届中央纪委二中全会提出,要推进廉洁政治建设。但达到什么程度才能叫廉洁?目前还没有提出明确的标准,我认为亟待明确,设置一些量化的指标,比如官员贪腐的比例不能超过一定比例等等。

    制定反腐的时间表

    《21世纪》:为什么我们反腐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明确的目标?

    任建明:很多人会说,我们处于经济社会转型的阶段,问题比较多,应该可以理解,或者有人提出我们在忙着经济建设,反腐不是我们的工作重点。但我认为这些理由都不能成立。要不要反腐,反到什么程度,这首先属于政治决心和意愿的问题。像印度,属于明显没有决心的类型,所以他们一直解决不掉腐败的问题。再看新加坡,当年李光耀决心很大,他们在1960年代后半期大致只花了五年时间就解决了腐败的问题,同时也是在发展过程之中解决的;又如我国的香港地区,在1974年到1980年代中期,大约花了十年也解决了腐败问题。这些例子说明什么问题?只要下决心,反腐是不难成功的。问题在于要不要下决心,要不要设定反腐的时间表?

    《21世纪》:就反腐的时间表来说,您有哪些建议?

    任建明:我认为,我们急待明确中长期的反腐战略,制定反腐的时间表,并将战略目标分解到各个阶段,这些目标应该是可以量化的,这样可以确保每个阶段的考核评估。就时间表而言,我建议,未来可以考虑用十五年的时间解决腐败的问题,从而实现建设廉洁政治的目标。

    具体可以分两步走:第一步,花五年的时间,在全国选一些地方开展综合试点,创出一条成功的路子。也就是说,再造新加坡、香港那样的奇迹;第二步再花十年,将成功的反腐经验、模式推行到全国,全面战胜腐败。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