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方以南

眺望时光消失

 
 
 

日志

 
 

第一部霍姆斯传的优点和缺点   

2010-01-13 10:29: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方都市报》 2009-12-13

  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诸多大法官中,霍姆斯大致是马歇尔以外在中国知名度最高的大法官了。
  霍姆斯的成就,足以和马歇尔相比。约翰?马歇尔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第4任首席大法官,在任期内曾做出著名的马伯里诉麦迪逊案的判决,奠定了美国法院对国会法律的司法审查权的基础。而霍姆斯对言论自由的诠释,使得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解释进入一个新时代。
  除此之外,霍姆斯在美国法制史上贡献甚多:1873年,他编辑了第24版4卷本的肯特著的《美国法释义》,被称誉为美国的“布莱克斯通”; 他的《普通法》(1881)被有争议性地认为是由美国人撰写的最具原创性的法学著作;他在马萨诸塞州最高法院(1882—1902)和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担任法官(1903-1932)长达50年,空前绝后;美国历史上没有一个法官能像他一样以这样高水平的文学素养写作。正是因为这些成就,霍姆斯成为“唯一使自己的生日成为全国性电台盛事的法官”,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明星大法官。
  很多中国人知道霍姆斯的名字,就是因为他那句广被引用的名言:“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这句名言出自霍姆斯1881年出版的《普通法》(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6)的开篇。在开篇之中,霍姆斯接着道出了这本书的核心观点:“时代需要的是道德和政治上的普遍理论、人们对公共政策的公开的或无意识的直觉,甚至是法官们对某些问题所共有的偏见,这些因素在确定据以制定规范行为规则时,比演绎推理所起的作用还要大。”
   这本书尽管被视为由美国人撰写的最具原创性的法学著作,但阅读率很低,即便在美国也是如此。因为霍姆斯含糊不清的风格,通读过的人不多,能够完全理解的人就更少。当时的读者和后来的读者都不无纳闷,为什么霍姆斯不能像他在此之前那样清晰地写作呢?
   对此,我最近读到的《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法律与本我》(以下简称《法律与本我》)一书,给了我们一个能够让人信服的解释。这本书的作者是弗吉尼亚大学法学教授爱德华?怀特,我在拿到怀特这本书之后,并没有从头读起,而是直接跳跃到第五章《普通法》。我非常好奇,霍姆斯的那句名言到底作何解释。在这里,我意外地看到了霍姆斯含糊不清写作的原因。
  怀特认为,霍姆斯是故意这么干的,而且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做出的选择。简单地说,他这么做就是为了和他父亲较劲。他的的父亲是一位文学名流,1879年,老霍姆斯70大寿,《大西洋月刊》的出版商为他举办了一个贺寿早餐会,包括爱默生在内的名流云集,连总统拉瑟福德?海斯都写了贺信。但霍姆斯对这位轰动一时的作家父亲颇有微词,他说他老爸如果不是“热衷于书写轻松的语言及偶尔的诗句”,他“有可能创造出伟大的作品来”。自视甚高的霍姆斯对他的父亲有一种微妙的敌视心理,他不希望总是被人当作著名作家的儿子。霍姆斯的兴趣从文学到哲学再到法律,也是对父亲的一种隐秘的反抗。
  怀特进一步认为,霍姆斯在写作法学著作和文章时,不喜欢老霍姆斯那种生机勃勃、通俗易懂的风格,可能把使用“含混不清”和“艰涩”的风格当作一种转变方式,从“文学世界”转向看起来更有学问的学术界。这种推测是有道理的,霍姆斯自己声称,他的文章是写给“千分之一的人看的”,而且“给那些智能有限的人准备了小金刚石”。
  因此,无论是中国读者还是美国读者,不喜欢读霍姆斯的书是有道理的,尽管霍姆斯作为一名法官,一个法学家,一个作家和一个书信人有多么重要。霍姆斯的书在中国也出先后出过几本,除了《普通法》,还有《法律的生命在于经验》(清华大学出版社,2007)和《霍姆斯读本》(上海三联出版社,2009),但始终没有激起强烈的反响。人们对霍姆斯传奇经历本身的兴趣,远远超过了对他那些晦涩作品的兴趣。要想了解霍姆斯,传记无疑是最好的途径。
  怀特1993年出版的这本大部头著作《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法律与本我》(以下简称《法律与本我》)被公认为是关于霍姆斯的第一部完整传记,也是国内出版的第一部霍姆斯传记。可惜的是,出版社在翻译出版时,对作者交代不翔,这大大影响了人们对这本著作的接受度和认可度。关于霍姆斯的文章,浩如烟海,为什么非要读这本书呢?传记作者可靠吗?
  单是依照书中提供的作者简介,远远不具有说服力。笔者查询资料后,发现怀特作为传记作者是可靠的。出版社至少遗漏了以下至关重要的信息:怀特在1972年加盟弗吉尼亚大学法学院之前,曾经担任过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过厄尔?沃伦的助理。他在执教之后的研究课题很广,其中一项就是最高法院的历史。1982年,他出版了沃伦大法官的传记《厄尔?沃伦:公共生活》,获得好评。怀特在最高法院的经历,可遇而不可求,对他理解最高法院斯具有重要的帮助作用;他写作沃伦法官的传记,也是非常好的传记写作训练。这两点大大提高了怀特著作的可信度。
  在写作《法律与本我》时,怀特既充分利用了用霍姆斯的著作、书信、日记,也积极参考了霍姆斯的亲人、朋友、同学、同事、秘书、情人和崇拜者对他的评论和记述,展现了霍姆斯漫长的一生。与其他传记的不同之处在于,这本书并非偏重霍姆斯私人生活或者职业生涯的某一方面、某一阶段,而是将霍姆斯私人生活的部分和他在法律方面所做的贡献部分交替叙述,着力去展现在他长寿的一生中这两者之间是如何互动的。前文提到的第五章《普通法》就是这种特点的明证,作者不仅交代了《普通法》的写作为背景、写作目的、文本细读和赞探争议,而且把《普通法》出版这一标志性事件,与霍姆斯前前后后的生命结合起来,相互印证和品读。
  这本传记的中文译本(不包括注释在内)就长达636页,像一块厚实的砖头。如果读者有足够的耐心,这本书可以帮助读者完整而清晰地了解霍姆斯的一生,他的风光无限而又枯燥无味的一生,他的隐忍克己而又汪洋恣意的一生,他的坚信执著而又矛盾重重的一生。这本书既可以帮助我们还原一个真实的霍姆斯形象,又可以启发我们去探究霍姆斯法学思想的原委。
  可惜的是,怀特雄心勃勃,他想说的话太多了,太渴望包罗万象了,内容翔实自然不用说,但怀特本人对霍姆斯的基本观点,反而不是很突出,分散各处,淹没在卷帙浩繁之中。怀特尽管在这本书的第十四章做了一份总结陈词,但并没有把前面某些章节的开篇和结语中的概括性结论汇集起来,因此这份总结陈词显得有些温吞,欠缺思想上的直接冲击力。我觉得,这是这本书的一个很大缺陷。如果读者渴望读到结论性的东西,一定不要错过每一章的开篇和结语部分,这是重点所在。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怀特在写完大部头的《法律与本我》之后,又写了两本和霍姆斯传记方面的作品《霍姆斯:最高法院的圣贤》(1999)和《霍姆斯》(2006)。其中,后一本书英文版只有176页,更适合普通读者阅读,建议出版人引进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8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