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方以南

眺望时光消失

 
 
 

日志

 
 

当我们都是倒霉蛋时何为正义?  

2010-01-13 10:24: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州日报》 12月5日
  
  中国的经济改革是一种把蛋糕做大的努力,但很多普通百姓并没有分享到经济高速发展的成果,由于社会财富的分配不均,相反产生一种严重的被剥夺感。当年“让一部分先富起来”的政策也颇多可疑之初,是让哪些人先富起来呢?如何富裕起来?又富裕到什么程度?在什么节点上这一政策该做调整?这些问题悬而未解。人们不能不怀疑经济改革是不是正当的和公平的。那么,人们该如何通过社会和政治制度公平地分割蛋糕呢?
  在对这一古老的政治哲学问题的诸多回答中,20世纪美国的政治哲学家约翰?罗尔斯的回答,尤其值得我们重视。他的回答体现了对弱势群体的一种深刻关怀。他致力于探讨这样一种理论,假设每一个人都可能处在社会最弱势、最倒霉的情况下,社会正义和政治正义会是什么样的?
  这一理论主要体现在他的成名作《正义论》当中。1971年,哈佛大学的罗尔斯教授发表了《正义论》,这一著作被认定为二战后政治哲学最重要的文献之一。1999年,罗尔斯就这本书做了一些修订,我们现在读到的这个中文译本,就是根据修订版翻译而来。
  我们知道,在所有的美德中,正义有多种含义:被等同于法律、公正执法和评判法律是否公平的一种道德标准。罗尔斯谈论的正义,是第三种意义上的正义。
  在论述过程中,罗尔斯将功利主义作为自己的论敌。他从以下两点上对功利主义做了批驳:第一,功利主义用善来定义正当,而罗尔斯则主张正当优先于善。功利主义本质上是一种道德算式,假如一项行为带来的幸福大于痛苦,那么这种行为就是善的,正当的。罗尔斯认为,只有当我们认为某项幸福是正义的时候,我们才能认定它有价值。第二,罗尔斯以权利原则来反对功利原则。功利主义在追求“社会最大多数人最大幸福”时,容易把社会视为一个整体,而忽视了对个人权利的尊重,甚至牺牲个人权利。罗尔斯认为每一个个人就是目的,个人的某些权利具有根本性意义,以至于全体的利益都不能抹杀,他说:“每个人都具有一种基于正义之上的神圣不可侵犯性,由正义加以保护的个人权利不能从属于全体利益。”第二点,标志着20世纪政治哲学的一次重大转向。
  在书的第一章,罗尔斯回顾了各个版本的社会契约论,并试图将社会契约论提升到为抽象的水平。他认为,我们不该把原始契约视做人们为进入某个社会或者某种形式的社会而达成的契约,而应该视其目标为关于社会基本结构的正义原则。这些原则本身是那些试图增加其自身利益的自由理性的人在平等的状态下确认的,被视为人们进一步联合的条件,进一步调整着未来社会和政治合作的各种协定。在这个意义上说,罗尔斯的正义论被称为“正义即公平”。
  罗尔斯假想了这样一个理想图景:在原始状态下,人们在“无知之幕”的掩盖下讨论着正义的原则。人们不知道彼此的性别、年龄、智力、社会地位和财富数量,完全无知于社会背景,只对科学和心理学的准则有一定的了解。那么,他们会达成一种什么样的选择呢?罗尔斯经过论证认为,人们会选择一些原则,这些原则保证当“无知之幕”被揭开后,假如我始终处在社会最底层时那些对我最有利的原则。罗尔斯认为,核心的正义原则主要有两条:第一,在政治上,每个人都平等地享有一些最广泛的基本自由;第二,在社会和经济上,在机会公正平等的前提下,如果存在不平等,那么这种不平等应该对最弱势的群体有利。
  罗尔斯的的正义论体现了对弱势群体的关注。他曾经声称,社会必须更多地关注那些天赋较低和社会地位不利的人们。这和罗尔斯的家庭成长经历有关。他的父亲是一位律师,但怀有深刻的种族偏见。他的母亲曾任妇女选民联盟巴尔的摩分部主席,她争取妇女权利的行为对他影响很大。他的两个弟弟因为从他那里传染了疾病而夭折,这刺激了他的心灵,让他口吃加重,并困扰一生。他感觉命运冷酷无情,开始对周围的弱势群体有一种特别的关切。一次与家人在缅因州度假时,他发现当地穷苦白人受教育的机会和人生前景,远远不如他。
  多年之后,他在《正义论》中说,社会制度决定了人们不同的社会地位和生命前景,这是一种深刻的不平等,需要用正义原则来调节。但由于他的正义原则是从一种假想的逻辑状态中推演出来的,经常被指责为一种“形而上学的正义”。他在1985年撰文对此回应说,他的理论不是一种哲学思辨,而是一种政治设计。它适用于所有现代民主国家的基本结构,罗尔斯在《正义论》中解释了分配的正义原则如何转化为实际的民主政治程序:在无知之幕下选择正义原则,根据正义原则制定宪法,再把宪法细化为具体的法律,在具体的事件中应用正义原则。这一过程同时是无知之幕消失,现实政治显身的过程。
  罗尔斯坚信正义不是乌托邦,“假如正义荡然无存,人类在这世界上生存,又有什么价值。”这也促使我们思考,当下中国社会存在巨大的不平等,如果分配不公的问题无法解决,那么社会和政府的合法性又在哪里?
  
  《正义论》(修订版)(美|)约翰?罗尔斯著 何怀宏 何包钢 廖申白译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9年7月
  
  评论这张
 
阅读(56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