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方以南

眺望时光消失

 
 
 

日志

 
 

布尔斯廷:寻找美国多元文化族群中的共识  

2010-01-13 10:23: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京报》11月28日
  
  
  在知名的当代美国历史学家中,丹尼尔?J?布尔斯廷(1914一2004)进入历史学这个行当的经历是非常独特的。他在1934年获得哈佛大学的学士学位,三年后获得牛津大学的民法学士学位,并于当年过英国律师资格考试,在1940年获得耶鲁大学的法学博士学位。1941年,他出版了第一部著作《神秘的法学》。按照通常的理解,他在法律上的前途无限光明,但他在28岁那年,突然放弃蒸蒸日上的法律事业转到史学界,开始在芝加哥大学研究并教授历史。虽然对于他为什么突然转行我们不得而知,但他的法律学术背景让他具备了强烈的政治热情和现实精神。
  作为一名历史学家,布尔斯廷不仅收获了很多赞誉,也遭遇了深刻的非议。
  其中,赞誉主要来自他的笔耕不辍。他完成了二十多部历史和政治类作品,其中包括最具分量和最畅销的“美国人三部曲”(《美国人:殖民的历程》、《美国人:建国的历程》和《美国人:民主的历程》)和“世界历史三部曲”(《发现者》、《创造者》和《探索者》),也包括不够畅销但同样重要的《美国政治的精髓》(1953)、《今日美国激进主义的衰落》(1963)、《民主和它在日常生活中产生的不快》(1974)、《隐藏的历史》(1989)、《克里奥派特拉的鼻子》(1994)等作品。
  非议主要来自他的政治活动和历史哲学。布尔斯廷年轻时曾信仰过激进主义思想,后来因为对现实的失望退出了共产主义小组。1953年,他因前述经历在被众议院非美委员会质询时,向该委员会提供了当年共产主义小组其他参加者的名单,这件事成为布尔斯廷人生的一个污点。在学生运动风起云涌的1960年代,他在政治态度上反对青年学生运动,在芝加哥大学的课受到抵制,被迫辞职,前往史密森博物馆任馆长。更大的非议,来自他的“共识史观”。
   “共识史观”是1950年代美国的一股历史思潮,该思潮强调美国主流文化和核心价值观的连续性和一致性,宣扬“和谐”,不谈“冲突”,同时轻视了少数族群对美国历史的巨大贡献。布尔斯廷和理查德?霍夫施塔特等历史学家被公认为“共识史观”的代表人物。该思潮的最大弱点在于,它抹杀了美国社会内部存在的各种冲突,尤其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新移民浪潮所引发的基层族裔冲突,以掩饰美国的社会动荡,故此有美化美国的嫌疑。
  布尔斯廷的畅销书“美国人三部曲”,它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布尔斯廷的“共识史观”。因此,人们对布尔斯廷的畅销书《美国人》三部曲的态度很奇怪,要么就是流于表面的廉价赞扬,要么就是对书中蕴含的“共识史观”的狠狠批评。
  赞扬者的态度很容易理解,布尔斯廷在这三部巨著中,充分展现了一个博物学家、历史学家的丰沛天分,他的广博和庞杂让人叹为观止,我相信翻过这三部书的人都会深有同感,单是搜集如此丰富多样的材料就是一件费时耗力的事情,更何况还要按照一定的逻辑和原则组织成不失严肃的历史著作,其中的体力和智力付出让人不得不肃然起敬。
  批评者的态度更值得重视,因为他们指向了一个历史学家的历史哲学,这正是他安生立命的灵魂。布尔斯廷生前并未回应批评者对自己的批评,一直保持沉默。相反,美国著名历史学家约翰?海厄姆1989年发表的《范式更迭:论“共识”史学的倒掉》中,对“共识史观”做了一个相对中肯的总结,这个总结我们不妨视作对批评者的有力回应。、
  海厄姆认为, “共识史观”这一新近形成的范式不够稳固,也不全面,对外界的批评不堪一击,但“共识史观” 描绘的画面是美国社会的多样性,而不是牢固的一致性,它并非要刻意逃避冲突,而是试图把美国众多族群以及他们的发展脉动都归拢在美国历史框架之内,而这种努力,恰恰是当时反对“共识史学”、主张二元价值观的“进步”学派所无法完成的。可惜的是,共识史观的这种努力过于艰难,最后归于失败,在1960年代遭到更为激进的多元文化史学流派的围攻。结果,“共识史学”很快被“新左派”思潮取代,但这真的意味着历史进步吗?
  布尔斯廷在“美国人三部曲”中试图去证明,美国人是一个由多元文化构成的群体,而这个群体在社会变迁的巨大张力中,又是被统一的意识形态和共同的生活方式凝聚在一起的。尽管这可能是一种不成功的尝试,布尔斯廷不是人们惯常认为的保守主义者,而更像美国多元文化的殉道者。
  作为一名中国读者,我在翻阅“美国人三部曲”的时候,注意力往往被生动有趣的故事所牵引,反而很难意识到布尔斯廷的历史哲学的影子。单凭“美国人三部曲”去抽象概括布尔斯廷的历史哲学是非常困难的,这对中国读者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此,读者可能对美国思想史上关于布尔斯廷的“共识史观”的争论,很难感同身受。但这毕竟是布尔斯廷在美国历史故事之外的背景性存在,不容我们忽视。
  我认为,布尔斯廷几本非畅销书对理解布尔斯廷的畅销书非常有帮助,我们可以从中可以更清晰地看到布尔布尔斯廷本人的历史哲学和政治思想。例如,因为自己同样也是学法律的,所以我在读《美国人:民主的历程》时,特别期望看到像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一书中随处可言的格言和警句,但我这种期望落空了。相反,布尔斯廷在《民主和它在日常生活中产生的不快》中,格言警句非常丰富,他借对“广告型社会”的评论来谈民主也是一种“病”:“如果我们不仅仅把民主看成一种政治体制,而是把它看成让所有的人都
  有机会获得所有的东西的一整套制度,那么我们就可以把广告描述成为民主的代言人。柏拉图很久以前就警告人们说,要警惕语言会替代或遮盖认识论。的确,民主社会渐渐变得更关注‘人们相信什么’,而不是‘什么是事物的真相’。”
  
  评论这张
 
阅读(5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