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方以南

眺望时光消失

 
 
 

日志

 
 

穿过我青春所有虚无的日子  

2009-09-07 18:46: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删节版 见 9月6日《新闻晨报》
  
  
  当青春呼啸而去的时候,人就越想抓住青春的尾巴,明明知道抓不住,还是要做出一副努力的样子,可是青春会为谁而停留?从来都不会,从来都没有过。这是时间的铁律。所以,当我这个大龄青年,看到那些慢悠悠的青春面孔时,心里总是泛起说不出是嫉妒还是羡慕的情绪。哪怕别人的青春只是在书中,在一本薄薄的书中。
  《窗灯》这本薄薄的小书,在夏日的湿热夜晚,毫无预兆地打动了我,让我迅速进入回忆青春的遥远磁场。我想起了叶芝在《随时间而来的智慧》里面的句子:“穿过我青春所有说谎的日子/我在阳光下抖落我的枝叶和花朵/现在我可以枯萎而进入真理。”青春所有说谎的日子,我都已穿过,可是真理依然在水一方。
  
   或许,《窗灯》里面的主人公绿藻并不急于眺望河的对岸。对这位女大学生来说,河的对岸可能除了遥远,一无所有,为什么不享受自己慢悠悠的青春呢?绿藻从一年都没去的大学退了学,和家乡的父母自然而然地闹了矛盾,差点流落街头。即便如此,她对未来丝毫不忧不惧,每天睡到天擦黑才爬起来,然后到公寓附近的香猫咖啡屋去泡吧。今朝有酒今朝醉,这样的日子注定不能长久。
  
  很快,绿藻存款见底,但又难于向父母启齿。这时,香猫咖啡屋的主人御姐开始救场,她主动建议绿藻来店里做帮手,打工,还可以住在楼上二楼的一间空房,和御姐比邻而居。绿藻的生活问题暂时解决了,至少不会为吃住操心。对一个生命力旺盛的年轻人来说,剩余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如何打发呢?尽管她习惯在百无聊赖的时候,翻阅咖啡屋里面的文库本和庸俗周刊,但是她并不喜欢阅读,她说“自从退学后,面对着散发着知识气息的东西,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我们似乎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其他爱好,如果说偷窥(或者眺望)别人的生活不算的话。
  
   偷窥当然不算,这只是她无所事事的一种方式。她的住所周围是密密麻麻的廉价公寓,起初对面的二楼中正对着她的那个房间无人住,,二楼左边住着一个轻易不开窗的中国人,二楼的右边住着一个有时会打开窗户但窗帘常年紧闭的同学——他们俩即便视线碰上了却从不打招呼。后来正对着她房间的房间有一个男的搬进来住,这个人毫无戒心,总是大开窗户。这扇打开的窗户为绿藻打开了偷窥世界的窗户。
  
   自此,偷窥成了绿藻的每日功课,她一方面觉得“恶心要吐”,“无聊至极”,另一方面视之为“一天之中,最具有清晰轮廓的、安抚心灵的一段时间”。她先是在明处和暗处偷窥对面的男生和他的女友,接着是在寂静的午夜把耳朵贴在墙上偷听隔壁御姐和她的情人们,后来贸然踏上陌生的公寓把耳朵贴到有光线漏出的一道道门上,再后来甚至用御姐的情人之一水岛先生给她的廉价望远镜眺望陌生的格子间。
  
   你觉得绿藻下作吗?不,她只是无聊,只是无所事事。谁没有过无所事事的荒唐岁月呢?在无所事事中犯错,在无所事事中冒险。跟着绿藻偷窥那些陌生的窗户,看那些陌生的风景,听那些陌生的声音,我们像绿藻一样收获寥寥,在故事的最后我们竟然滑稽地发现,绿藻对面的男生竟然也在偷窥她和御姐。原来对面的年轻人,同样陷入了虚无而无根的无所事事。
  
  这似乎是一个平庸乏味而深陷虚无的世界。陷入虚无的不仅仅是年轻人,还包括故事中的中年人,比如御姐和她真心爱的大学的老师。我们不妨借助绿藻的眼睛来看他们。在故事的开始,她眼里的御姐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一个会嘲讽人的人”,“一个坏女人、讨女人嫌的女人、床上功夫出类拔萃的女人、翻脸不认人的女人 、瞧不起我的蠢女人”。 绿藻在不知不觉中对御姐产生了一种近乎同性之爱的感情,而对御姐的老师也滋生了一种异性之间的好感。到了故事的高潮部分,绿藻当着御姐真心爱的老师面说:“阿姐,你可真够狡猾的啊。带着那么肮脏的大叔去自己的房间,怎么还能笑得那么灿烂呢?实际上你每天晚上都干着娼妓般的勾当。”此时绿藻对他们二人感情临近破灭,她原以为这样难为情的话,会让他们难堪。结果,对方丝毫没有恼怒,只是风轻云淡地说这孩子“够怪的吧”、“净说写莫名其妙的话”。当涉世之初的绿藻试图寻找情感之根的时候,却遭遇了现实无情的漠视。以此反观,御姐和她的老师不同样是虚无之人吗?
  
  或许作者青山七惠不想探讨什么哲学话题,她只想通过细腻的心理描写展示今天的年轻人们身处青春期的那种反叛和茫然,其中既有难为人言的痛苦,也有不为人知的美好,一种奢侈的快乐。绿藻在故事中,沉浸在一个自得其乐的世界里,她似乎从来没有流露出丝毫的焦虑感,而是对什么都满不在乎、随遇而安地过日子。但真实的青春世界并非如此,至少某一部分人的青春不是这样的,正像诗人西渡在《当风起时》所说:“我在大地上四处流浪/期望和另一个人相遇/但幸福显得多么遥远/阳光需要走多久/马匹需要走多久。”即便是像绿藻一样的年轻人,在享受廉价的青春时也需要扪心自问:当穿过青春所有说谎的日子,青春所有无所事事的日子,你的下一站在哪里?
  
  评论这张
 
阅读(114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